Tag Archives: Story

丢东西的人

记得依稀是在大三下学期,有一次在学五食堂,和砚砚喝可乐。我不记得具体的时辰,但橱窗外面应该是黑的。我说,哎那谁。她说,诶?那时候她长发飘逸,身披蚊帐,很了不起的样子。我说,我想写个故事,一个最后把自己弄丢了的人的故事。因为我老是丢东西,我怕有一天把自己给弄丢了。她摆出一副编辑的口气说,那你说来听听啊。 我说,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个同学,他是个普通的大学生。特点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难以自拔。你看,我们这样的阅历,也就只够写校园生活。有一天他上课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作业本不见了。这件事之所以是他生活的一个转折点,是因为班上有个女生,经常会抄他的作业,他一直相信他们之间会有惊天动地的发展。这天,这个女生发现其实另一个同学的笔迹比较好,于是这辈子再没抄过他的。他本来准备下课去问老师题目,这下也没心情问,灰溜溜的走掉了。 生活接下来的程序是到学五去吃饭。他这种人,和陌生人唯一的接触几乎就是买东西,打饭,这样的事情。今天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他的手伸到口袋里,却没有摸到饭卡。真是祸不单行。他平静的挤出食堂,回到寝室,室友们程序性的问:要不要连CS,不连;要不要玩魔兽,不玩。他回到吱嘎乱响的小床上,跟网友抱怨了今天的遭遇。网友不大愿意理会这种小事。其实网友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网友组织他去腐败,他从来都不去。 下午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他发现手机不见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发生的,一摸口袋就没有了,最奇怪的是打过去居然是空号,小偷拆了电池吗?晚上本来有老同学聚会,这样一来就没法去了,地点都还不知道呢!还有师妹约他明天聊一下选课经验什么的,可惜开始没商量好时间。不过好在这些事情也没让他太困扰,甚至还有些为自己找到借口的感觉。谁让他们开始不说好时间呢。毕竟他也不是个爱好社交的人。爱社交的人联系最多的不可能是网友。 第二天又有那门课。教这门课的老教授是他唯一说过话的老师,他觉得听这位睿智的老师说话一句能顶十句,所以很喜欢去跟他交流。但是这天他挤进人群,准备掏出书发问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教材不在书包里了!先是作业又是书,这让他觉得难堪至极,实在没有勇气再待下去,转身便冲出了教室。其他勤奋的同学瞬间便填补了他留下的空缺。 他像一个孤魂野鬼飘回到寝室,满书架找那本不存在的书,而正在这时,他注意到一件极其诡异的事,一件无法想像的事:他桌上的电脑已经不在了。奔四1.6G台式机,整个消失了。墙上的灰尘留出了17寸三星显示器曾经的形状,桌上有几颗没掉进键盘的瓜子壳。这一次,室友没有问他要不要连CS,室友也没有问他要不要连魔兽。 而他却出奇的平静,他走上大街,在五光十色的霓虹中穿行,一阵奇妙的风吹过,让他觉得自己是个隐形人,透明的穿行在这个城市。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火星人,跟这些地球人混居在一起真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可惜火星人不是群居的,他们彼此无法相互遇见。他看到迷雾中开来一辆公交车,便走了上去。他的公交卡已经不见了,不过售票员没有看他,也没有找他收钱的意思。于是公交车带着一种终结的气氛,颠簸着世纪末的颓废,缓缓开向黑夜。 砚砚说,不错呀不错呀,去写出来吧。难以置信的是,她后来真的成了编辑。我对这个故事不满意,所以一直没写过。不过如果我现在写它的话,结尾应该是这样: 他站在车上扶着椅背,昏暗中看到对面坐着一个小姑娘,她穿着深咖啡色毛衣,浅咖啡色的外衣,牛奶巧克力色的裤子,黑巧克力色的鞋,还有包包和围巾,手套,都是各种巧克力色,头发也是巧克力色,重点是她在看着他。当然,我们的主人公在短暂的震惊后,便很快转过头,移开了视线,车里有个餐馆的广告,似曾相识的名字。他再看那个小姑娘的时候,发现她其实在打瞌睡,厚厚的刘海遮住了厚厚的眼镜,所以他非常怀疑开始是不是幻觉。 这时他想起了那个餐馆,是网友叫他去腐败的地方。他在兜里又找到了公交卡,在餐馆那站刷卡下了车。他很满意,知道他的东西不久都会回来了。

Posted in Story | Tagged | 14 Comments

总是坐过站的人

有这样的一个人,他和你们一样,因为生产、生活和学习的需要,需要乘坐大量的公共汽车。但是他坐公车的时候,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坐过站,并为此感到相当的苦恼。有时候坐到了离目的地一站远的地方,就算直接走过去,也还不算太远。但是有时候误差比较大,他就想再搭个车往回坐,可是又会坐过站,坐来坐去总是不能下到心仪的那一站,于是就更加苦恼。 他有时候想,我要认真听售票员的报站,这样就不会坐过站了,他听得那样仔细,连地上掉块钱都能听见。但是售票员偏偏就忘了报他要去的那一站,于是又坐过了。有时候是甜美的女声在广播中报站,他听到了要去的那一站的名字,当时就感动得泪流满面,下车一看,才发现报的名字其实晚了一站,是司机按错了开关。 有时候他想通过听mp3来计时,到了正确的时间就下车,但是每次听到精确计算的一首歌中精确计算的那一句(通常是《小宇宙》里面“挤向前挤向前把我挤回路边”)的时候,抬头一看,公车刚刚从正确的那一站关门启程,绝尘而去。第二天他决定听到“左手边有个年轻人插队”的时候就提醒自己下车,结果发现那个时候已经坐过了三个站,但是他居然没有烦恼也没有发脾气,因为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即使发脾气也没有用啊。 有一天他决定什么事情都不做,一直盯着窗外,手里拿着GPS,听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马上就下车。这次终于下对站了!但是他惊奇的发现,自己要去的地方其实在上一站下的话会更近。所以他还是坐过站了。他仍然是一个从来没有在正确的站下过车的人。

Posted in Story | Tagged | 24 Comments

公交车攻略

这次我要讲一个北京公交车的故事。 传说中,小明是全京城最会逃票的人。二十年前的他不用买票,天天坐车四处游荡。终于有一次他坐387,下车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售票员把他叫住,用冰一般寒冷,鹰一样锐利的眼神俯视着他。他才惊奇的发现,原来自己已经长高了,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不需要买票的小明了。一时间,人生的唏嘘,少年的忧郁,生活的压力同时涌上了小明的心头。他伸手插向售票员冰冷锐利的双眼,哭着奔下了公交车,在城市的森林中无意识的跑,眼泪洒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跑着跑着小明就长大了,自从那次之后,二十年来他再也没有买过任何车票,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只知道他是全京城最会逃票的人。 斗转星移,春去秋来,传说中的谜之售票员渐渐被淡忘了,人们所记得的只有永远不买票的小明。实际上,谜之售票员从来就不曾离开过387,自从那次被小明跑掉之后,二十年来,再也未曾有任何人在他的车上逃过票。甚至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真正的挑战,直到2004年夏天的某日,从炎黄艺术馆上来一个长像颇为成熟的小孩,身高刚好在票线之下,这就是西域逃票之王千手小强,据说他练就了一身古怪至极的旁门功夫,可以用独特的半蹲姿势伪装得极为矮小猥琐, 而别人却丝毫看不出来。这门武功起源于南宋,朝廷征兵,凡身高过五尺男子皆从军,民间怨声载道,有人便上黑木崖求一高人传授这门武艺,流传至今。没有人知道小强上车后发生了什么,人们只是听到一声犹如见到鬼魅一般撕心裂肺的惨叫,就看到小强波的一声站了起来,身高八尺,撞到车顶,昏迷不醒,抢救无效,死了。 第二年春天,千手小强的师父百变金刚专程来到北京挑战这位售票高人。百变金刚身上藏有无数的装备,专门用来逃各种票。其中有一个会叫的钱夹,把它放在刷卡机前面一按,钱夹就会发出嘟的一声,频率和长短跟刷卡声一模一样。他天天去坐387,钱包嘟嘟响了一个月,从没有买过一张票。终于有一 天,他如愿遇到了这位谜之售票员。上车后,没有人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人们只是听到一声犹如见到鬼魅一般撕心裂肺的惨叫,就看到百变金刚跌跌撞撞地走下车,把手里的票丢在了风中,哭着跳下了北太平桥。 对于小明从不坐387的原因,江湖上有着各种传闻。谜之售票员的故事在这个城市中越来越红,而小明也继续着永不买票的神话,人们都期待着他们两人的一场生死对决,直到有一天,小明终于莫名其妙地决定坐387去西站,因为47路实在太慢了。人 们立刻奔走相告,江湖上顿时闹得沸沸扬扬,很多退隐多年的前辈宿耄都重新抛头露面,组织观摩活动,公交387路队当天把其他人全部放假,47路则纷纷竞相开得更慢。 这个后来被载入江湖史册的日子是在2006年冬,寒星漫天的清晨5点35分,头班387缓缓驶入明光桥站,车上空空荡荡,一个乘客都没有,而无数武林好手都隐藏在暗处,窥视着即将到来的恶战。这时,传说中的小明出现了,他默默地走上车,默默地坐在老弱孕残专座,默默凝视着窗外。 索家坟,到了。 西直门,到了。 阜成门,到了。 谜之售票员还没有出手。 复兴门,到了。 北京西站,到了。 小明下车了! 谜之售票员还是没有出手! 原来他的眼睛已经被小明叉爆了!

Posted in Story | Tagged | 3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