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igital Times

免费网游与宇宙

(本文部分为数字时代稿件) 十大最烧钱网游,史玉柱的免费《征途》毫无悬念力夺桂冠。一款免费游戏成了最烧钱的游戏,没玩过网游的人,看到这种新闻肯定以为又是纸包子,近年来国产网游大都边哭边打出永久免费的旗号,表面上看真是万马齐喑。游戏行业还怎么生存,民族IT业还搞不搞!!然而怎么又都突然个个肠肥脑满了呢?冥冥之中一个声音说:今年网游不收钱,收钱只收装备钱。免费二字后面还有一个大型的破折号。 我有个同事很喜欢某款免费网游,一个月时间烧了几千块。我就很不理解,它不是免费的吗?同事说,没办法,背包不够大,装的东西太少没法打怪,怎么办,只有买啊。暗黑破坏神在上!我打了半辈子游戏没听说过背包都要钱买的。这免费游戏免的玩家妈妈的费吗?我想起前段时间正好玩了一下某个收费网游,用朋友的小号在里面游山玩水,也遇到背包不够大的问题,就跟陌生人腼腆的说了一下,于是乎有人出材料有人做裁缝,当那个热乎乎的、刻着制作者名字的背包寄到我邮箱里面的时候,我还有点神经兮兮的小感动。这并不是说我就支持收费网游,抵制免费网游,这不是重点,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都是想赚钱而已。重点是游戏的设定到底在鼓励什么,而我们玩游戏,不管是付出金钱还是时间,又是为了追求什么。 我在表妹家玩过另一个免费网游,整个系统几乎就是模仿的结果,除了画面质量差得多以外。这个游戏最令人发指的一点是,为了提高收费装备的吸引力,玩家可以无责任无限制的任意PK,胜利后还可以捡到对方的装备。在这个郁闷的游戏里,几乎看不到任何有意义的交流,高等级玩家就在城门那站着,不停的杀死低等级玩家。我记得在以往的联网游戏中,玩家之间的比赛是必须前有礼貌后有风度的,而游戏系统本身也是在鼓励玩家做到这一点,包括PK需要邀请,以及PK失败不会受到惩罚等。而现在的免费网游大大改变了以往的繁文缛节,游戏系统宁愿通过鼓励人性的阴暗面来获得更大的利益,而越来越多的玩家也愿意通过花钱,做自己在现实世界中被道德的枷锁束缚,而不敢做不能做的事情。 史玉柱说:“《征途》的赢利方式在于,我们是赚有钱人的钱。”言下之意,游戏直接根据玩家在现实中的财产,把玩家分为了有钱人和没钱人、服务对象和蹂躏对象,把现实中的身份直接兑换成了游戏中的权力。于是残酷的现实社会便被直接投射进了娱乐的地盘,而玩家被装备分为三六九等,实际则是被钱分为了三六九等,再具体点,决定性的因素其实是自己愿意砸进去的钱。只要愿意出血,就可以抢劫,可以赌博,可以泡妞,可以杀人,可以收一干小弟为所欲为。现实中家财万贯,游戏中就一呼百应;现实中饥寒交迫,游戏中同样生不如死,当然也可以倾家荡产以求获得片刻廉价的快感,只要不怕饿死网吧。无论怎样,财产便源源不断的奉献给了面目狰狞的游戏商。这就是所谓免费游戏的道具盈利模式,这种模式鼓励人性的恶,是因为它们相信,人宁愿花钱做坏事,也不愿意免费做好事。这种模式在有着悠久性善论传统文化的中国,在人人以八荣八耻的道德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中国,竟然成功了。 我好多朋友都在玩WOW,大陆的服务器,需使用类似工商银行密保卡的密码矩阵,这是在盗号已经猖獗到任何手段都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可以想见有多么强大的技术力量被投入到盗号这一事业中去。从宁可犯法这一点上,也就可以推断卖金币有多大的利润可赚,不光盗号,打钱工作室这一职业也养活了不少人。奇怪的是同一个游戏,在Hacker如云的美国就没有那么多盗号的,也就没有密保卡,更没有打钱工作室。所以好多人都跑去美国这片人傻钱多的热土打钱,人家最后没法,只有把中国大陆IP和谐了。看来是宁愿影响国际关系,也要保证游戏的平衡和乐趣,而这些现在似乎是我们并不看重的东西。 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说任何免费游戏不和谐的意思,毕竟市场决定产品,社会塑造了人的心态,培养了人的需求,游戏只是一面魔镜。但是魔镜会说老实话,所以有关部门已经采取了措施,比如强制WOW资料片将“盗贼”职业改为“潜行者”,将“偷窃”技能改为“搜索”,这一弱智措施反映了有关部门一贯以来“没有人说==没有发生”的弱智政策,oops,英明政策,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道德规范出台,提高游戏的思想觉悟,让玩家在玩中学,在学中玩,最后人游合一,体悟到人生和宇宙的终极哲理。

Posted in Speak | Tagged , | 5 Comments

关于Safari的评论一篇

(本文系一个月前投《数字时代》之稿件) 无往不胜的Apple终于有一项让人觉得是在开玩笑的新产品了。第一次用Safari for Windows的Mac fans,一定会非常痛苦非常confused:这还是我们的苹果吗?这还是我们热爱的领袖品牌吗? Apple把Mac上的浏览器Safari推向Windows,动作很剧烈,很酷,但是砸出的是却是一片嘘声。苹果骄傲的宣称自己的浏览器是“the world’s fastest and easiest-to-use web browser.(世上最快最好用的web浏览器)”,我很怀疑苹果的中国员工看到这个笑话会不会觉得真的很好笑。Safari3六月放出的最初版本,打开中文页面完全一片混乱,其效果几乎能把小孩吓哭。后来的版本修正了这个可怕的问题,但是中文由于点阵字体的渲染问题,仍然显得模糊不清,而且更令人发指的是,根本不能在浏览器中输入中文。我换了好几种输入法,还是一个字都打不进去。好些人开发过基于Ajax的页面输入法,通过页面内嵌的程序来输入汉字,本来主要用于方便非中文系统的用户。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为使用Safari的Windows用户量身定做的。 说到世界上最快,从我自己的测试情况来看,只有一个囧字可以表达我当时的心情。国外有一个评测,得出结论说,Safari其实是the world’s slowest browser,是不是最慢我不清楚,不过最快在我看来肯定是谎言。当然,浏览器速度问题从来都很难定论,会招来无穷尽的口水,网上也有Mac fans从js和css速度上做了测试,得出结论说Safari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世界上最快的浏览器。观众朋友们如果感到confused,可以自己下载安装一个,然后用人肉计时器进行评测,自己判断。cnBeta的评测说,第一次打开Safari用了57秒。Thank God,我没有用这么长时间,不过观众们一定要有心理准备。 除此之外,Safari在内存占用上也没有优势。可以说,对于这款还处于beta版的浏览器,中文用户如果不是十分发烧的Mac死忠,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去使用。我的Windows和Ubuntu使用的主题都是仿苹果的,Firefox也一直用的Apple皮肤,想不到货真价实的Safari终于等到了,一个小时之后就被我拒之门外。相比之下,我用了长得多得多的时间,才算基本抛弃了IE。 OK,不用Safari,那用什么好呢?答案自然是各有所爱了。不过如果你问一个web开发者,大多数情况下他会告诉你,至少不要用IE(当然,如果他为M$工作的话,有可能会猛烈推荐你用IE。所以遇到推荐你用IE的人,要马上想到知人知面不知什么的这句话),原因非常的简单:第一,IE不安全,目前大部分病毒和木马都是通过IE漏洞传播,其次是通过优盘传播,我的Windows已经多年没中过毒了,连杀毒软件都卸了;第二,IE速度不如其他浏览器。Opera是感觉上最快的浏览器,不过那是以使用大量缓存为代价的;第三,IE扩展功能弱,当你接触到Firefox几乎无限的扩展和自定义能力的时候,就会深刻体会到这一点;其实Maxthon和theWorld的自定义能力也都很强大,但是由于使是IE核心,上面的问题都是遗传病,不治之症。第四,IE的解释行为不标准,有时候会把正确的网页错误显示,有时候会把不标准的网页纠正后显示,前一种情况造成大量开发人员的非正常休克,后一种情况导致网上充斥着大量业余开发人员写的垃圾代码。很多人跟我抱怨Firefox或者Opera显示某些网页不正常,这些不标准的代码才是根本的原因。 面对已经打得一塌糊涂的浏览器市场,远未成熟的Safari冒着青菜萝卜大砖头的危险,都要跑来挤一脚,这一脚却绝对不是简单的移植共享,既然Apple是条大灰狼,Safari就不可能是只乖乖狗。正像借助于iPod推广iTunes一样,等到iPhone风靡全球人手一部的时候,Safari的时刻才算真正到来。这一时刻也许对于Mac fans来说是期待已久的一刻,但对于web前端开发者来说,简直是白日大噩梦。因为不同的浏览器对于同样代码的行为不一样,如此混乱的局面下要写出兼容的代码,会直接让人冒出想死的念头。而Safari的行为比较诡异,由于用的人少,所以一般很少管它。但是如果Safari市场份额增加到一定程度,就意味着大量的代码需要重写,多少coder的心都会淌血。不过站在用户的角度来说,能有更多的选择总是好事。浏览器不好用,用户也不用发牢骚搞投诉,更不用为了偶像厂牌而忍气吞声的支持,而是会直接用脚投票,走人了事。所以业界大腕们会为了一点点市场份额而不断改进、创新、免费,竭力迎合我们这些不出钱的用户,也就是因为这种残酷的民主。

Posted in Web | Tagged | 20 Comments

老子吃了

关于流行,总是莫名其妙。 近年twitter的突然流行很让我摸不到方向。随时随地写一句话的内心独白,应该是一种独特的爱好,非常小众的事情,但是twitter偏偏就让全世界都开始莫名独白。中国模仿的twitter叫做饭否,不是廉颇老了身残志坚尚能饭否那个饭否,而是何勇在红勘向歌迷问候“吃了吗”一语的书面表述。 其实饭否做的事情并不是让你反复问别人吃了吗,那也太烦了,完全可以叫做烦否。你饭吗?你饭了吗?你还没饭吧?这时候你想做的事,也恰恰是大家在饭否上实际喜欢做的事情,那就是是大声的说“老子吃了!”全世界都知道你吃了,就不会有人烦你了。 饭否/twitter最适合两种习惯的人,一种是经常换qq/msn签名的人,另一种是一句话博客爱好者。很多人想写,又没有勇气把孤独的一句话写在博客上,特别是那句话也并不见得很经典的时候,就显得尤为可怜,与“博客”这个大气的名字很不搭调,有种江浪菜茎的感觉。如果您出现上述症状,不要犹豫了,twitter/饭否就是你最佳的选择。而我既不喜欢勤换签名,也不是“博客”。我只是一个普通的Blogger。 据说Twitter的中文用户更喜欢把Twitter当做一个聊天室,我用饭否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来也有这个倾向。我国网友有个特点,就是特喜欢聊,喜欢版聊,喜欢无聊,喜欢比谁更无聊。当然也喜欢骂别人无聊。这种文化特别和谐,永远不会产生实质性的思想。人的大脑被阉割了,当然就只有用小脑思考下半身的事情。

Posted in Web | Tagg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