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lah

公交车很烦

由于上班的地方比较远而且不能直达,我每天等公交车的时候都在进行概率与对弈论的思考。开始我以为会有一个最佳的策略,但实际上各种情形颇为复杂。比如,有很多车可以到A中转站,但是A到公司的车很少。虽然只有一个车可以到B中转站,但是几乎所有经过B的车都要到公司。而且从A可以到B,也可以直接到公司,但是后者出现的概率更低。这些车自己的平均等待时间,和它们代表的策略所需要的时间作为一种考虑因素。车费是另一种因素,差价从4毛到5块。拥挤程度是第三种因素。这几种因素的权重也不是确定的,而是等待时间的函数,且等待时间超过一定阙值就要damage control。 回家的情况按说应该更复杂,因为还有末班车的问题。但是由于每个车都是不同的车站,所以只能选一个然后死等。等到死。 有时候会遇到很贱的车。有一次,离站大概还有两百米的时候,一个656从身边飙过,我当机立断发足狂奔,奔了50米它就已经到站了,真是快如闪电!而且停都不停就想溜。可喜的是站边上十几米处就有一个红灯,它一亮了大家就谁也别想走(交管部门的思路之犀利也可见一斑)。我一看红灯亮起,当机立断继续狂奔完了剩下的路程,苦苦哀求司机开门,司机大叔头也不回,缓缓的摆了一摆手。他奶奶的,有这功夫摆造型,没功夫开个门。一直等到绿灯亮起,又快如闪电的飙走了。 有时也会遇到nice的司机,今天坐的988,都关门发动了,又停下来让我上去,然后司机还道歉,说对不起刚才挡到了没看见你。这是怎样的千年不遇!北京的公交司机不是从来都把乘客当孙子教训吗,真是受宠若惊。 公车上没事做,只有被迫看电视广告。有时候有不错的,比如东洋之花护手霜我觉得就拍得很棒。是真的很棒,所以我愿意免费点它的名。但是公车上绝大多数广告都很囧,比如有个周杰伦的奶茶广告,只见周董跟一女孩一起吃奶茶。周董曰,你,就是这奶茶。女孩大哭:我是奶茶!周董又曰,这样我才能将你捧在手心呀。弱智女马上破涕为笑,怒放秋波。我当时真想一巴掌扇过去,笑个屁,你这奶茶!接下来周董马上转向镜头,指着标签,曰:奶茶,我选择叉叉美。你看你看,瞬间就把你这女友牌奶茶抛弃了。谁叫你弱智啊。 今天还有个广告是讲一种茶,喝了这种茶,可以把你排不干净的屎排干净,这样可以让你重新做人,可能洞悉宇宙奥秘之类。然后就是拉不干净屎的男女老少挨个出来现身说法,说以前症状若何,喝了这个茶,脸上也没有斑了,便也不秘了,小孩子也健康成长了,真是好得不得了。且不说该茶的疗效有多扯蛋,这个关于屎的广告本身绝对让你比啃到屎还难受,搞得公车的气氛像厕所一样,看个两三遍保证你想尿尿。被迫听了它几十遍,我觉得这时候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任何一个有社会责任感和爱心的人,都会想抡起钢管,把那个治好了便秘的男人打成终身残疾,把那个治好了黄斑的女人打得她妈都认不出来。我说真的。想起来就烦。

Posted in Speak | Tagged | 28 Comments

拟转型新闻门户博-主旋律第一波

由于形势没有不大好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慰问没有不亲切的,本博的新闻选取将走主旋律路线;为了表示我对文艺的热爱,将采取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诗歌形式。 互联网凯歌2006 中国的网民 实际上 是世界上 最自由的 恶搞 也是 需要 办许可证的 在重庆上网 是要备案的 否则 是要被 停机半年的 在安徽巢湖 看帖不回帖 是要被 通报的 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中国互联网协会 代表中国网民说 我们写博客 是一定要搞 实名制的 北京官员说 大陆网路 是全世界 最最自由的 外国网站未经许可 擅自发布 中国地图 是会被关站 和罚款的 中国: 我们不搞网络审查 真的!

Posted in Speak | Tagged | 5 Comments

流氓腾讯滚

前几天登QQ的时候,突然告诉我说“你的IP不允许低版本的程序登录,请升级”。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腾讯上一次屏蔽低版本是在很早的时候,为了推广使用QQ秀等垃圾收费服务,而强制用户升级。但近段时间腾讯并没有推出什么新的垃圾服务,除了什么3D秀之类的我从来不知道是啥玩意的鬼东西,并且我本来已经用的是2006贺岁版了。当然,为了联系一些没有用MSN的朋友,我还是强忍不爽,去下了最新的版本。登录一看,居然跳出要我输验证码,理由是十分欠揍的“为了确认登录QQ的不是自动化程序”。原来这就是它为用户准备的新功能!你TMD不准自动程序登录,难道要老子用手扶拖拉机登录啊? 最恶心的地方还在于这种体贴的新功能是为某些IP的用户专门准备的,也就是说它也不敢让所有用户都输验证码,但是至少北京师范大学的用户,我腾讯就恶心你们,就恶心你们怎么了,你们也不敢不用QQ吧,还是得乖乖的给我输验证码。 这鬼玩意停了两天,现在登录又要输了,我还就是眼睛不大好,看求不清楚,用不了QQ了就只有不用了呗。其实我还是很爱腾讯的,你弹广告框,弹“续费通知”,弹“系统消息”,按我的做法,发现任何软件做这种事情,早就当流氓软件处理了。忍了这么久,现在是忍无可忍了。流氓QQ已经不再是当年的OICQ了。 用QQ的朋友如果要联系我,可以加我msn或者gtalk。 MSN暂不公布,请相互转告。

Posted in Speak | Tagg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