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让人失望的事实

我们这个乏味的世界,唯一还有点意思的事情,也许就是它还隐藏着许多可能性。使得它不是铁板一块的机械世界。可能性令人想象,想象带来希望。希望是人类得以生存的最终精神食粮。但是一个很大的可能是:真相最终是简单无聊和让人失望的。

时间机器一直是科幻灵感的一大支柱,虽然穿越小说已经很难说是科幻了,但说明人们对于时间旅行尤其是返古旅行的爱,从来没有停止过。因为过去的科幻预言的很多事情都成真了,而且现在的科技对于古代来说无异于魔法,人们倾向于相信未来的科技对于现在而言也是那样难以想象,一切皆有可能。不过一个很讨厌的事实是,霍金的时序保护猜想指出,回到过去改变历史的时间机器,很可能永远也造不出来,不管是人类还是神级太空文明,从宇宙的起点直到宇宙的终结,永不可能。因为宇宙就是不允许播穿越剧。

星际航行也是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路子,因为必须要超光速才有意思,我们已经发明了各种超光速的技术,空间折叠,空间压缩,曲率航行,穿越虫洞,甚至穿越黑洞。一想到这些技术未来会真的存在,心中就荡起无限遐想!不过这些技术离实现实在太远太远,连影子的影子都看不见,我觉得很可能,宇宙的规律保证了它们永远只能是幻想。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外太空如此寂静的真正原因。

我们观察一下人类的科技到底进步在什么地方了,最近一百年,科学界在研究物质运行规律上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但是技术上除了造出计算机和原子弹之类,并没有真正魔法般的应用。而且理解计算机的人明白,那无非是精湛工艺和巧妙设计的产物,能让古代人目瞪口呆的神奇效果,只是戏剧性的外衣而已。现在就连工艺也基本到极限了,只能追求量了。原子弹更是低级而愚蠢的应用。现在连可控核聚变和量子计算机都做不出来,更不要说想象中次原子级别的技术。我们花了大笔的钱,开着应用了各种豪华高科技酷炫到爆的汽车,但是居然很容易把自己撞死。虽然司空见惯,但仔细想想,自己制造能杀死自己的产品,文明程度确实低级到令人吃惊。这是人类科技表面光鲜内在粗糙的典型例子。

人类在微观和宏观上的技术都无法突破,有一个简单的原因,没有那么高的能量。这也是一个在科幻小说中解决得头头是道,但是在现实中尴尬得掉渣的问题。没理由觉得人类会比外星人笨很多,所以人类搞不出来的东西,外星文明也没有必要一定能搞出来。也许有人要说,外星人多发展了几百万年,那又怎么样呢,如果遇到无法逾越的瓶颈,很难说时间会有什么作用。而且文明能不能延续那么久还是个问题,地球人本次文明能否再熬过接下来的几百年也未为可知。再说我们这个宇宙的一辈子也不是很长,所以不管幻想有多好,事实很可能就是这么尴尬得彻底。

再说人类自己。几千年来,人一直被相信是神创造出来的。这样的信仰在某种意义上,对自己对社会其实都很“好”。因为相信举头三尺有上帝,就不敢做很多坏事。相比之下,进化论看起来是如此粗陋,丑化人类,毒害青少年,几乎不会给社会带来任何好处,生命的意义被简化到极端肤浅。对于人类的诞生这样让人激动的戏剧性题材,历史上有成千上万美妙的故事,承载了各种深奥的价值,各种爱和正义,进化论讲的基本上是最无聊到傻的那一个:地球试管晃了几十亿年,偶然产生了能自我复制的大分子,于是在生存大奖赛中胜出,又偶然产生了蛋白质盔甲的基因,再度胜出⋯⋯失败的基因消失,中奖的基因继续演化,有了眼睛,有了尾巴,有了脊椎,最后又没了尾巴,有了人,就这样。

这对热爱生命的人来说是个悲剧,因为这暗示了生命也许只是一种自然现象,宠物、害虫,和人类一样,都源自基因的生存机器。对教徒则是一个惨剧,因为故事里没有留给神的地方。总的来说就是让一切都庸俗糟糕,这还没有提各种对进化论的误解和滥用。但是,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进化论大体无误是既定事实,进化的家谱已经可以从分子层面去阅读了,真相就是这样简单得肤浅,残酷得血腥。

而进化论的意义却并不只在于生命,它指出看似精妙绝伦的设计,有可能只是复杂中随机结果的堆积而涌现出的结果,小到普朗克尺度以下,量子波函数的概率堆积涌现出宏观现象,大到貌似精心选择的宇宙规律和常数。所有复杂到无法解决的问题,只是我们看不到它最简单最原初的起因,一切是那个样子,也许只是因为它最可能是那个样子。宇宙最大的秘密,也许是它没有秘密。

虽然人的来源很平凡,但人类拥有意识,这是进化论边界以外的事。人的意识的本质,比人类如何诞生,来得更加神秘。灵魂的概念似乎很显然,因此灵肉的矛盾和关系则成为非常让人着迷的问题。基督徒相信人的灵魂是上帝赋予的,死后灵魂会回到上帝那里,同样,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念。这样,就不会特别惧怕死,或者对生贪婪无度。佛教则讲轮回,觉悟者能够达到究竟的快乐,因为苦来自对今生的执着,如果明白今生只是浮云,那么各种苦恼自然消弭无形。信仰不但给人以快乐,更重要的是,能让人相信自己的生命有意义,生活有目的,存在有归属。而无家可归的孤独感,一直是人类从懵懂中醒来之后的白日梦魇。

意识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目前是没有办法证明,无论脑科学、物理学、哲学还是宗教,都做不到。不过仍然可以去研究,哪种解释最可能是真的。关于这个问题的任何解释,都是基于某些无法证实的基础假设的。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一些互相排斥的、无法证实的基础假设的集合,而我们需要从里面拣出某一个最小的完备子集,在此基础上去构建理论系统,并提供对该问题的解释。而我们要想正确的挑选这个子集,就得首先主观的挑选一组如何去挑选的原则。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尽量不引入车库里的龙”是一项必须的原则。如果这个原则是对的,我猜想最终会导致唯物一元论,也就是说肉体和精神是统一的,意识只是一种现象,这一理论正确的可能性不仅是很大的,而且是最大的。

当然这只是猜想,不过如果是真的,有一天实验证明了,那将是人类有史以来必须面对的最丑陋的现实。灵魂从此没有意义,鬼神永远在严肃讨论中缺席,没有天罚,没有祝福,人类会变得更加疯狂和肆无忌惮。那时候,世界离毁灭就只差毫厘。也许这就是所谓神拯救世人的真正含义。

说到这个,我朝人民其实已经趋近了这个状态。不信神的结果是工具理性的完全统治,人的经济行为更纯粹,极端理智、没有原则、追求利益博弈。由完美的经济人形成的社会,特点就是稳定保守,会阻碍变化,延续趋势,没有惊喜。换句话说行为是决定论性的。我们很多人似乎从现在的一些变化,看到了希望,因为现在的状况实在太荒唐了,我们从历史中学到,荒唐的事情不可能持续太久。但是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历史已经是历史,当今我朝,绝对是地球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朵奇葩,这个本文就不展开了,总之,我们耐心的等了几十年,高堂明镜悲白发了,那时我朝会是什么样子呢,很可能的结果是,还这样,一模一样。一个彻底平凡到目瞪口呆的未来。可能唯一的不同是,那时候想起今天的墙,觉得真是弱爆了。我朝的轨迹也许早已经开始落入了一个无法逃逸的势阱,原因很简单,没有足够的能量。今天我们看这个新闻荒诞,看那个新闻可笑,没事恶搞一番,如果未来人来信,告诉你这些新闻还有多达一辈子可供你恶搞,我看今天谁还笑得出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peak.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scallet

    直到最后一段之前,很像你所有阅读的科普读物的读书笔记总结。

  • 很难想象人类是一种更“高级”的物种,实际上动物,甚至植物都比人类高级,尤其在恶劣的环境的适应性上。更不要说这么长时间以来统治地球的厌氧植物、厌氧菌了。。

  • georgexsh

    最后一段回跳的好诧异

  • su27

    好吧下一篇将对最后一段做超展开!

  • hlst

    超展开!看了《三体3》觉得啥也无所谓了…

  • wealael

    “但是一个很大的可能是:真相最终是简单无聊和让人失望的。”

    一个人经常记得自己理性的局限性是很必要的。

  • Xiong

    期待下文。
    还有最近对科幻感兴趣,可否推荐几本?

  • zuroc

    rted 🙂

  • su27

    @xiong, 我最近看的也就是三体系列比较好看

  • Xiong

    I am reading Santi 2 now.

  • 你得到它了!

  • 看来我还没有理解计算机

  • 是啊诡异

  • Jane

     握爪!太同意不过了⋯⋯(这是什么句子,自己好像不会写中文了)
    看到工具理性那一段,悲催地想到曾经和老公讨论这个,他表示理解无能,我说他就是“工具理性”的典型代表,他表示愤怒。想来我这么说自己老公也真是愤青得敌我不分了。
    不过我辈的悲哀痛苦,不知道会在何时被“成熟麻木”所替代。还是已然替代?

  • Keep simple, keep naive 吧!

  • Zh Y

    相当赞同~~不知道“爱”是不是该算在“灵魂”一类,三体黑暗森林不就表达了这点嘛
    在失望中追寻希望~~

  • 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各有各的路子,不过悲观地说,也许都是各种一厢情愿而已。

  • 在人类起源的无数激动人心的故事里面,为什么进化论从原始汤摇晃下成为大蛋白质的故事就是最傻的呢?

    How can we judge them? 或许对于某些审美,从泥土里涅出来吹口气变成的人之类的起源故事才是更傻的呢。

    我始终相信世界是多元并且包容的,世界上同样存在“科学原教旨主义者”的天下和“理性信仰实践者”的空间。

  • “无聊到傻”,算是随口一说,我想表达的准确意思是,进化论是生命谜题的一个平凡解(trivial solution),而且是最平凡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