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 why?

我刚加入不久的Geowhy,竟然已经两岁了。

在这个地理学组织中,蓝蘑菇是我认识的第一只地理学家,他还是一个内心极度纠结的美术工作者,现在不再叫蓝蘑菇了,而且也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地理学家。年复一年,从他的链接和留言中,这个神秘组织的轮廓虽然渐渐清晰,但是对我来说却长期是个谜。由于Hedgehog也叫qing,我就以为他和tsing是一个人,同时我又觉得hghg是Hedgehog的缩写,所以以为他们也是一个人。寒武纪苔藓和黄牛都有很多地理内容,其他成员我又没访问过,所以相当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黄牛是多重人格的分裂大师。

可惜,他不是。与之相比,本blogger更有分裂特征,而且现在自卑萎顿的人格爆发了,世界越闹腾,越不知道有什么可写。无非只是想反对庸俗,但任何文字写下来却都是媚俗的噩梦,因为自然界的陷阱和悖论都太多,太难求解。世界那么陌生,人又不可能相互理解,选择沉默总要简单一些,思考到最后总是逃避。所以blogger组织很好,可以形成一种奇异的联接,有助于麻木无家可归的孤独感,治愈无路可逃的绝望感;命题作文活动也很好,可以促进更新,不用背负开题的十字架。我们以前也私下搞过,写了一篇之后,活动就不幸夭折了。这次作业的情况还好,到目前为止,已经交了的同学有:

在互联网的世界,两年已经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且敬geowhy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