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仁校区潜入记

今天才知道辅仁校区竟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北师大居然拥有如此妙不可言的建筑,而本部学生居然与之无缘。

因为知道很多慕名而来的参观者都被门卫赶了出来,所以走向这座四四方方的城堡的时候,还是有点胆怯的。四角箭楼,四面垛墙,中央朱红大门满布巨钉,感觉像是古中国版的霍格沃兹。好在我和Bryan看上去都比较正直,也可能我隐形了,反正我们很顺利便穿过殿堂大门,潜入了城堡前部的大厅。长长的走廊围成四边形,弥漫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大学气息,走廊外侧是古朴的门窗装点的教室,内侧包围着天井式的院落,被中间古旧的图书馆分成两部分,院落之中亭榭假山,小径喷泉,石桌石凳,周围楼室古风宛然,恍若隔世。

城堡后面隐藏了一个花园,据说曾经是满清恭亲王府的一部分,周围环绕着古旧残朽的长廊,精致小巧的假山水池旁边野草疯长,华丽的木琢小楼已然褪色废弃,堆放着杂物。人在此处无法不感到关于逝去的荣耀,没落的贵族,时光的荏苒,岁月的蹉跎等等强烈喻示。花园遗迹的外面,一栋庸俗楼房外面贴满恶心的厕所式白瓷砖,和这边低调而辉煌的上世纪初建筑相比,它就是一坨自取其辱的屎。

而让人尤其嫉妒的是,今天,沧桑辉煌的上世纪遗迹,中国版霍格沃兹,仍然有学生们在那里学习生活,天井花园中仍然有才子佳人在幸福游荡,尽管他们并不十分在意,好像知道这里更适合冷清的气氛一样。如果它在本部,或许早已人满为患化为尘埃了。不管怎么说,有这样一个地方在这座传统荒芜了的城市中央,穿过人为的历史断层来到我们面前,没被时代堕落为文物商品,也没被人祸的车轮碾碎,而且还在默默运转,跨越时光传达着它的想法和文化气质,这确实是一个奇迹。

图文:辅仁大学学生冲破军警封锁参加示威游行\\

图为“一二·九”运动中,辅仁大学学生冲破军警封锁,参加示威游行。背景即为辅仁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