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章记》

昨天偶然翻到数年前发在系刊的半篇小说,发现过去的我果然相当奇葩。
后来应该是写过一个无聊的续集,而且稿子也不见了,所以一直想有空的时候重写一下,但又发现自己和以前早就不是一个人了 。。。

九章记

我在这个世界里,只是一个孤独而悲伤的侠客。
我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的高手这么多,我只知道,如果没有像我一样为数众多而又武功低微的初级侠客的存在,高手也就不能称之为高手了。

华山绝顶,寒星如雪。疾风刮起漫天落叶,落叶飘过两个屹立在风中的长长黑影。他们像雕像一样凝固在那里,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
“其实,虽然我表面上只是九章书院一个成绩又好,长得又帅的纨绔子弟”,开口的是站在左边的那人,我在书院的同学,“川东香帅”东门吹风,“然而实际上,我其实就是兵器谱上排行一百三十二,江湖上人称‘江南三狂生’之首的‘变态杀人狂’——职业杀手花飞红!”
“花飞红!”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里不禁一震,原来我们书院里竟然还有这等败类高手!此事如果传扬出去,暗恋他的女孩子数目岂不是又要增加半个数量级?
站在右边的那个黑衣男子仍然面无表情,一动不动,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我不禁暗暗佩服他的非凡定力——如果换了别人,早就拿出文房四宝,请花飞红签名了。
突然,我想起,这乃是当世两大高手的生死对决。
他出招了!黑衣人拔出剑来,挽了一个剑花,我清楚地看到,剑尖的轨迹是一条极为精准的三叶玫瑰线!看到如此精纯的剑招,当时我心里又是一震!只听嗤拉一声,由于轨迹太过精准,山顶风又大,黑衣人的黑色风衣被自己的剑划出一道大口子,他脸微微一红,把剑插在地下,然后掏出一根针形暗器,三下两下把衣服缝好了。
东门吹风脸上杀气忽现,嗖的一声拔出一根闪烁着惨白光芒的长剑,一时剑气飘忽,长剑嗡嗡作响,华山绝顶竟被笼罩在香帅的萧杀剑气之中。
长剑一出,乃是一族半立方抛物线的凌厉轨迹!如白气东来,浩浩荡荡,竟不可挡。

七日前。
几何讲堂首排只坐了四个人,乃是京城四大名算:无解子、玄机子、风云子和微分算子。她们旁若无人地——其实旁边确实也没有人,第一排就是为这种人特别准备的——大声讨论着京城最近的时尚服饰和天气预报,丝毫不为经验值和侠客级别提心吊胆。
我知道我不是学数学的料,但我不知道当时爹娘为什么派我到京城九章书院研习数学,其实这篇小说的背景乃是江湖乱世,就算不能做大侠,做个强盗打家劫舍什么的也完全能找到工作,实在不行还可以加入黑社会混口饭吃,然而现在这样让我根本看不到有什么前途,所以我还只是个悲伤的侠客。
因此我沮丧地坐到最后一排,最后一排就是为我这种人特别准备的。
然后我就看到了他。
一看到他,我就知道他是高手,因为明明是早饭时辰已过,他居然在啃鸡腿,而且啃得那么投入,那么充满感情,让人一看就知道,深藏不露的世外高手非这种人莫属。当世真正算得是高手的,实在是少之又少,我不禁叹了一口气,他于是缓缓抬起头来,望着我那张忧郁的脸,忽然之间,他激动了,呼吸急促起来,“莹……莹……”
“什么?”我说。
“陈莹莹……我听见,外面的人在喊……陈莹莹来了!”他激动地说。
陈莹莹。三大书院四大美少女之首,九章书院女子部学生会主席,为其跳河的男生数量连续八年排名京城第一。
很多人由于内功深厚,听到了这句话;更多的人则是由于这句话说得太大声了,而听到了这句话。于是讲堂里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各位大侠少安毋躁!”“中华第一剑”刘子剑冲到门口,刷地拔出一把两尺三分紫金雕环大刀,一只脚踩到桌子上,大声喊道,“江湖险恶,不知是否有诈,大家先稳住,容在下前去探探虚实!”话音未落,早被疯狂的人群踩在脚下,践踏而过,五脏俱裂,骨折筋断,情状实在惨不忍睹。

我说:“朋友,你施展妙计骗走他们,难道果有机密之事告知于我?”
“兄弟,我们早就在注意你了。”
“难道我真的帅得需要毁容了?”
“虽然我表面上是一个啃鸡腿的,实际上,其实我是佛山天机堂八部枢密使……”
佛山天机堂。一个江湖上传言最神秘最可怕的秘密组织。杀人不眨眼,眨眼也杀人。
我说,“你……要我加入黑社会?”
“黑社会?不!”他微笑着说,“我们表面上是一个黑社会组织,实际上我们是做数学建模的,我们组织成员惊人的经验值实际上是通过为书院做论文得来的。”
“啊!”我被深深地震惊了。“那我……”
“我们需要你为我们采集研究所需资料。七日后在华山绝顶,‘川东香帅’东门吹风将会和神秘人决斗,这将为我们一个关于决斗的数学模型提供十分重要的数据。”他紧盯着我忧郁的眼睛,递给我一包东西,“你的具体任务已经写在这些竹简上。”
“大哥,虽然现在是古代,但也不至于用竹简吧,还怎么搞数学啊?再说了,我为什么要接受……”
“你不想要经验值吗?你不想升级吗?别再犹豫了,这是你唯一的选择!现在加入的话正值妇女节优惠期间,只需要交五钱银子和一张照片,再填一块(竹简)表格就可以了!”
我说道:“好吧,但是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谁?”他警觉道。
门口“中华第一剑”刘子剑终于骂骂咧咧地呻吟着站起身来,这时狂怒的陈莹莹fans们蜂拥而入,刘子剑再一次被踩在地下,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人群朝这边涌了过来,啃鸡腿的枢密使刚说了一句“等等!”,瞬间便被打得面目全非,我也趁乱顺便跺了两脚,心想五钱银子也算有了回报。

“你就是神秘组织天机堂最近秘密发展的会员?”我一看,身边说话的正是东门吹风。
“不会吧?这么快你们就知道了?”我奇怪的说。
“这有什么,等到你这篇小说发了,整个中原武林都知道了。”
“这倒是……”我说,“那我将要跟踪监视你决斗的事,你一定也知道了?”
“是啊,你还不赶快写,我最恨看时间顺序混乱的小说了!”东门吹风道。

我就偏不写。我就偏要讲决斗后的事。那日我下了华山,趁着秋高气爽,参观了西安古城墙和秦始皇兵马俑,当然了,后来发现在我们那时候,兵马俑还没挖出来。所以我特别郁闷,在地面上走了两圈就回了京城。
交了任务换来经验值,又过了十来天。
那日,大批的fans在书院的东练武场上搞活动。书院的女子部在西南边,但是著名京城黑店张大嫂百货铺子在书院开的超市,却开在书院的东面。因此陈莹莹就需要路过练武场,这时早等在一边的男孩子们就大喊:“莹莹,我爱你,莹莹,我爱你!耶——”
我远远的绕过躁动的人群,突然一个黑影从头顶掠过,身法轻捷灵动,一看便知轻功超凡脱俗。“谁!”我喊道,同时一枚暗器随声而出,向黑影飞去。只听见一声惨叫,然后便是树枝断裂的声音和重物坠地的一声闷响。我赶快跑过去一看,枢密使倒插在泥里,嘴里还叼着半个鸡腿——这是我把他拔出来之后才发现的。
“你又有新任务了,”他呻吟着说,“最近我们天机堂在做一个project,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关于恋爱的数学模型,模型的算法已经比较完善了,统计学数据也已经采集的比较充分。”
“那你还叫我干什么?搞计算的话你可以找微分算子姑娘。”
“嘿嘿,”他意味深长的笑笑,“我们的模型中有一些微分方程还没有合适的初值,我们决定派你前去作一个实验来获得需要的数据。详细的实验计划在这堆竹简上——”
不知什么时候,他摸出一大堆极其沉重而又十分肮脏的竹简。
这个人的内功真是深不可测。
“实验对象是谁?”
“经过我们周密的研究,从各方面综合来考虑,最后确定了一个最佳的人选。”
“不要告诉我是——”我的呼吸停止了。
“虽然女主角还没有出场,”他阴险地说,“但是你在前面已经作了必要的铺垫。”
我傻了。
因为已经有那么多人卷入其中,为其所困——

嗖!时光闪回半个月前。
东门吹风的长剑一出,乃是一族半立方抛物线的凌厉轨迹!如白气东来,浩浩荡荡,竟不可挡。
神秘的黑衣人提起剑来,在空中缓缓划了一个弧线,剑向量的终点轨迹俨然是纯熟稳重的平面曲线。我却看得有些不懂,因为根据师傅教授的拆招之术,两剑交锋之际,此线须位于敌剑轨迹交锋点的法平面内,才能最大限度的拆解敌招,消解敌招可能的切向分量,使敌不能借力变招反击。然而黑衣人的轨迹却异于常理。
两剑就要交锋,我眼前仿佛是两人慢动作的近距特写。
时间停滞。
交锋的一刹那之间,我突然明白了黑衣人的剑路!剑向量的轨迹居然是——与东门吹风.花飞红剑招轨迹相交点的密切平面!这一招难道是——
传说中的——
破剑式!

两人交身而过,黑衣人的剑轻轻收刃入鞘,东门吹风.花飞红的身体慢慢地向前倒了下去,一代高手就这样结束了他邪恶的一生。
我想,他倒下的瞬间,心里面一定怪自己的数学没学好。
但是,我看到他的嘴角挂着微笑。
我听到他惨然道,对不起,莹莹。

(待续) 文/藏马 04/3/1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peak.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su27

    嘿嘿。。被你看出来了。。

  • PKU-ECON

    搞笑到不行啊=)学数学出身的吧

  • Dying

    FT…终于拿上台面了……只是还是半截啦……

  • milkliker

    真的很慢!

  • su27

    由于服务器速度原因,如果显示无法访问,请刷新;如果仍然显示无法访问,请换浏览器,并刷新!

  • cress

    川东香帅 -_-
    以为你的空间永久的挂掉了 原来已经好了啊 原来还弄了这些东西啊